我在北京等你:李易峰江疏影恋爱“不做作”,这一点成了败笔

时间:2020-08-17 01:24:52阅读:2557
李易峰江疏影恋爱“不做作”我觉得如果《我在北京等你》这部剧没有被压,没有被重剪乱删,有精彩的剧情,有三观正的男女主,有李易峰和江疏影,一定会是一部爆款。作为一部都市爱情创业剧,除了创业部分

  李易峰江疏影恋爱“不做作”

  我觉得如果《我在北京等你》这部剧没有被压,没有被重剪乱删,有精彩的剧情,有三观正的男女主,有李易峰和江疏影,一定会是一部爆款。

  作为一部都市爱情创业剧,除了创业部分,爱情部分也是十分重要的。而如果爱情线拖拖拉拉的话,势必会影响事业线的发展,《我在北京等你》就做得很好,李易峰和江疏影的恋爱完全是不做作的,或者说,是利落的。

  江疏影饰演的盛夏在打扫卫生时,听见李易峰和另一位男士在厕所说会为了金钱而让自己的当事人败诉,从那之后她就认为李易峰是一个违背自己职业道德的人。

  有一家公司通过徐天找到了盛夏,想让她来自己的公司设计衣服,明面上说是把西方的设计改动成适合东方人身体线条的衣服,但实际上其实就是做高仿。盛夏心中有对服装设计的原则,因此她拒绝了,回到徐天为她找到的仓库的时候,徐天也正好回来。

  徐天并没有因为金钱而放弃自己作为律师的底线,因此还被打了。盛夏看到他嘴角的伤十分惊讶,同时也问出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你为什么要因为金钱而让自己的当事人故意败诉”,徐天正面回答了她:“我没有拿那笔钱,所以我的嘴角上带了伤。”

  真的太喜欢这种男女主有什么误会当面解开的剧情了!以前看到这种拖拖拉拉“我爱你却以为你不爱我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怎么这么对我”的缠绵式剧情,真的想钻进电视里替他们解开误会。

  而且李易峰和江疏影饰演的男女主三观都超正,盛夏是服装设计师,她有自己的原则,不抄袭,不做高仿,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独立不想依靠男朋友,徐天也是,身为律师,又因为身份所限不得以为别人辩护时,他会说“我是你的辩护律师,但我不认同你做的事”,徐天和盛夏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各自的特性,对待人生的态度,但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却又有一种十分般配的感觉,如此“真实”的两人,也很容易得到观众的喜欢。

  这一点成了败笔

  前几天写了一篇文章,是分析为什么《我在北京等你》看起来剪辑很跳跃,其中提到了一点,是因为在特殊因素影响下,这部剧被删改了很多,尤其是删掉了许多关于纽约的场景和画面,这是为了模糊地域观念,这不是剧名都已经从《在纽约》改成《我在北京等你》了吗?

  那篇文章中我还提到了一点,徐天和盛夏感情的升温,有一段是在自由女神像下,盛夏冲着自由女神像喊道:“你好,女神,你好,自由”,而李易峰则是冲着自由女神像喊了一声:“你好,自由”,回头对盛夏喊:“你好,女神。”

  当时是无意中看到了一个超长预告片,那时候《在纽约》还没有改名,因此也出现了许多纽约原本就有的建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真的非常心动,一个人把你当成他的女神,在空旷无人的夜晚轻轻地对你说了出来,真的很浪漫。

  当时我就说,不知道这段还能不能被保留下来。没想到这一段确实被保留了,但是却改得一塌糊涂,原本的自由女神像被改成了一个普通的我也叫不上来的东西,两个人的台词也变了,盛夏喊的是:“你好,北京,你好,梦想”,而徐天则被改成了:“你好,梦想,你好,盛夏。”

  真的,非常生气。

  上个世纪我们就能拍出《霸王别姬》,这个世纪初我们又拍出了《蓝宇》,本以为这个时代会越来越向前,但现在回想也许当初的那个时间就是最好的时间,至少这种类型的电影还可以被拍出,还可以上映,但是现在我们的电视剧却连一个外国的地名都不能用了,文化的传播也是价值观的传播,但文化的传播应该是多样的,不能被扼杀,前两天看到一个让我十分痛心的评论:我甚至觉得《家有儿女》是至今看过的最好的电视剧。

  为什么?因为桎梏太多。当文化市场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当所谓的“标准”变得扭曲,我们就真的什么也拍不出来了,很多人说电视剧质量差,全都是偶像剧,全都是傻白甜,但是说真的也只有这种无脑剧容易过,拍得稍微有深意一些,还不知道被改成什么样子。

  《让子弹飞》在一群评委的“默许”与“装不知道”的情况下上映了,上映后有人在别的平台写很长的影评分析,有关部门才意识到不对劲,让这部电影紧急撤/档。《余罪》当时那么火,看了的没有不说好,也是张一山演技的一个代表与证明,还是惨遭下/架。

  我们并不是不能拍出好电影,好电视剧,而是不能拍,拍出来也不能上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从《我在北京等你》中这一段关于自由女神向下的小片段得出这么多的感慨,总之,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

  • 评论加载中...